P1000315.JPG 

端莊的詩 相遇倜儻的詞

    2009-05-03

    林欣誼/台北報導

 

     作家張曼娟從十年前的「藏詩卷」系列開始,嘗試以現代情懷結合古典詩歌,用輕盈的散文筆風,藉由一篇篇現代故事,帶領讀者—尤其是高中年紀的讀者,穿梭進古典詩詞的世界。二○○五年,她又開辦「張曼娟小學堂」,引導小學生讀經、讀詩、寫作,也掀起一陣風潮,讓她成為文壇「古典新詮」的代表人物。

     同樣在流行歌壇掀起這波浪潮的代表人物,則非作詞家方文山莫屬。近年,他與周杰倫合作創作「中國風」歌曲,將古典詩詞融入現代流行音樂,魅力席捲兩岸,影響力不容小覷。如今方文山早已成了家喻戶曉的創作者,兩岸宣傳、演講行程滿檔,但他不忘七年前初走紅時,第一次面對大眾,就是張曼娟邀他到任教的東吳大學中文系上演講。

 

     紫藤廬對談 激盪精彩火花

     回憶起這段往事,方文山比出頭皮發麻的樣子說:「我永遠無法忘記那次經驗!我買了好多書、花好多時間準備,還擬了一份像論文一樣的大綱,緊張背稿,直到當天上台,還怕得到一動都不敢動,簡直就像一隻待宰的牛!」

     近日,張曼娟推出「藏詩卷」系列新書《此物最相思》(麥田),特地邀來方文山,在氣氛古雅的紫藤廬茶藝館對談,從「古典新詮」的角度分享彼此的創作理念。兩人從演講往事一路聊到近年的「大陸經驗」,也就彼此的創作與閱讀,激盪出精彩的火花。

 

     Q 兩位都致力於結合古典和現代,並因而引領潮流,可否談談各自的創作緣由?

     張曼娟(以下簡稱張):我一直在大學裡教古典文學,直到一九九九年與麥田出版社合作一系列「藏詩卷」,才想到把我在課堂上演繹抒情詩

       的經驗寫出來,也就是把古典詩詞與現實的愛情作結合。這套方法,也讓學生發現到「我的心事,原來古人也了解!」也會因此再去讀更多詩。

     方文山(以下簡稱方):我從以前就喜歡收藏別人認為是破銅爛鐵的舊東西,例如不久前剛在大陸「淘寶網」,標下一塊民國時期的北京胡同門牌。收集舊東西,和我喜歡傳統文化有關,比如我特別愛看《康熙王朝》、《雍正大帝》或《赤壁》這類古裝歷史劇,因為那個時代還沒有西化、混搭和全球化,所以美術構圖很精準、很到位,從建築、服飾、街景到食衣住行,都是這個民族的美學價值,沒有被別的文化汙染。

     中國風歌詞 保留美學構圖

     我寫中國風的歌詞,就是想保留這種美學構圖一致性的場景,如《上海一九四三》、《東風破》、《青花瓷》,都是刻意用歌詞把時空濃縮在那個氣氛裡。其實許多線上遊戲也從《西遊記》、《三國志》擷取元素來發展,歷史片、歷史劇都有人看,古典元素為什麼不能出現在流行歌曲呢?

     但我不是洞燭機先地知道這會流行,至今中國風的歌詞也只占我作品的七分之一,可以說是無心插柳,因為外界的回響很正面,所以才繼續延續這個創作類型。這種曲風更不是我們發明的,以前香港的黃霑早就這樣做了,只是我們更持續、大量地創作。

     張:台灣消費者對「古典」始終懷有孺慕之情。記得《黃金甲》專輯剛發時,我在小學堂裡播放,結果一群很皮的男生突然變乖,全圍過來拿著歌詞跟著唱,可見流行音樂是很好的包裝。

 

Q 最愛哪一位古典詩人或詞人呢?

方:我喜歡李清照和李煜的詞。唐詩格律太工整了,宋詞本來就有旋律,字句結構變化又豐富,很接近流行音樂。

 

大陸傷文革 嚮往台灣傳統

 

張:方文山的選擇是對的!李煜的詞,是我見過最簡單、最精緻、感情最有深度的表達,比如「一江春水向東流」,簡單到小學生都能琅琅上口,

    他能用這麼簡單的方式,去寫這麼深刻複雜的情感,非常厲害。

 

Q 兩位近年都常到大陸宣傳或演講,比較兩岸讀者/歌迷有何不同?

 

方:我在大陸大多接觸年輕族群,因為網路發達,我們看的電影、書、偶像劇他們也看,所以在他們身上幾乎感覺不到地域的差異。好玩的是,

    大陸媒體最愛問的問題,竟是「最近讀了哪一本書?」還有,他們都認為台灣是傳統文化維護很好的地方,所以非常憧憬。

張:沒錯,大陸因為文革關係,五十歲左右的人,沒有機會學到中國古代思想傳統,所以他們覺得我們很幸運,對台灣很有嚮往之情。

 

Q 在現今的影像時代,怎麼引導年輕人閱讀?自己有什麼閱讀癖好?

 

張:我明顯感覺到大學生不愛閱讀的情況,一年比一年嚴重,雖然他們也上網閱讀,但網路資訊替換太快、真假難辨,所以他們會困惑,會有一點擺盪在真實與虛幻之間的惆悵感,以及什麼都抓不住的虛空感,甚至比我們更虛無,感到許多事隨時可以發生、隨時可以結束。

 

帶孩子讀經 生命多了安定

 

所以這幾年我開小學堂帶孩子讀經,因為經典存留了兩、三千年,至今仍然有用,也許他們讀了比較不會那麼朝生暮死,會在生命裡多一點永恆的安定感。

 

在小學堂,我會用循循善誘的方式誘惑學生閱讀,比如拿方文山的詞來講解修辭、引導他們讀古典詩詞,他們可能因為方文山,而喜歡上王維或其他詩人。

 

我承認文字實在無法抵抗強大的影像力量,我們只能在細微的地方,讓他們知道閱讀有無可取代的力量,但不可取代的部分越來越少了,所以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。

 

方:我常告訴他們閱讀是投資報酬率最高的事,人家寫一本書要幾年時間嘔心瀝血,你卻花幾天時間就消化掉。而且閱讀不能偏食,我就是雜食性動物,我喜歡看龍應台針砭時事、蔣勳談美學,也喜歡潮流雜誌如《Cool》、《Bang》、《放肆玩》,因而覺得編雜誌的人很了不起,裡面每一頁、甚至廣告頁,不論拍攝排版或設計色調都很漂亮,簡直可以撕下來裱框!

愛日本漫畫 也愛烘焙食譜

 

我還喜歡收集《中國最美一百村莊》這類人文建築的書。大陸縱使歷經文革破壞和現代化等,還是有很多傳統村落保留下來,雖然我沒時間去,但特別愛看這種古村落的書,也因此覺得現代人很幸福,活在資訊流通的時代,可以藉由網路和閱讀,輕而易舉了解到其他民族文化幾千年來發生的事情。

 

張:最近小學堂的學生介紹我看《暮光之城》,我一看就被迷住了。因為我從小就是「吸血鬼」愛好者,但吸血鬼往往不脫古老、死亡、血腥,老是住在棺材古堡裡,好無趣,所以我一直很想寫一個吸血鬼在繁華大都市求生存的故事,看到《暮光之城》裡的吸血鬼進入青春校園,家族成員還會去打棒球,真是太讚了!

 

還有,我從少女時代就愛看日本漫畫,最愛《凡爾賽玫瑰》。另外我也愛看烘焙糕餅的食譜,看到麵粉變成糕餅就很開心,好像自己也去烘焙了一樣,其實根本什麼也沒做!

 

 

DSC00804.JPG 

張曼娟 戀愛有潔癖有包容

2009-05-03

林欣誼/台北報導

 

     張曼娟從古典詩詞下手,又特別著墨愛情題材,加上亮眼的外型,總給人「浪漫文人」的印象。但她笑說,打從大學就讀中文系開始,她就一直避免碰觸愛情題材,「因為我原本界定自己是嚴肅的學術研究者啊!」

     但後來發現,愛情才是她最有興趣探求的領域,「我寫愛情題材,是想保留一種永恆不會消失的愛情氛圍,因所有文學作品中,永遠不會過時的就是愛情故事,一首情歌也可能比任何哲學或宗教思想更有撫慰力量。」

     那麼張曼娟談起戀愛,又抱著怎樣的感情觀呢?在新作《此物最相思》一篇文章裡,她寫到曾有女記者問她,如何下定決心離開劈腿男友,她淡然回答:「接受這個情人的不完美,直到自己再也無法忍受。」讓我們赫然大驚:「難道張曼娟可以忍受男友劈腿?」

     她現場笑答:「年輕時我是潔癖型的,愛情裡絕對容不下一粒沙,若遇到這種狀況一定會分手,就算分手會讓自己痛苦得死去活來。但我現在老了,變得懶惰了,所以覺得如果還是很愛,只好包容他身上的一切,直到有一天我再也不愛他了。」她附上一句:「當那一天來臨,就算他沒劈腿,我也會跟他分手的!」

 

DSC00919.JPG 

方文山 就愛台北味

2009-05-03

林欣誼/台北報導

 

     方文山說他寫歌詞依賴畫面感,總是腦海先有虛構的畫面,再用文字表達出來,所以他特別著重「觀察」功夫,尤其喜歡看城市景觀。近年他常到大陸各地宣傳,每到一座城市,他就興味十足地東看西看,從建築、店招到古物收藏都不放過,來到座談地點「紫藤廬」,他也對這座古蹟茶館的悠然古味,非常著迷。

     他最近去了一趟瀋陽,他以此為例:「在瀋陽已經看不到舊東西了,我從下飛機到飯店、會場一路所見,所有的建築都是西化和混搭,沒有風格可言,除了招牌是簡體字、寫著瀋陽市什麼什麼之外,我根本分不出我在哪裡。」他遺憾地說。

     張曼娟在旁一聽,建議他去青島看看,「青島曾被德國殖民,留下很多紅瓦白牆的歐式建築,具有獨特的城市氛圍,還有特別好喝的青島啤酒、新鮮的海鮮,和蔓延幾百公里的美麗沙灘,你一定會喜歡!」

     反觀台北,方文山笑說看多了大陸北京、上海那種彷彿「暴發戶」一下子蛻變而成的現代大城,的改變是漸進式的,城市規模也很適中,「可以在一天之內,從陽明山逛到繁華的市區。」張曼娟不禁附和:「台北是所有華人地區裡最適合居住的城市,氣氛自由,人民友善,國民素養也高!」

     看來儘管兩人大聊大陸城市印象,最難割捨的還是家鄉台北!

 

 

轉載自

中國時報 週日版

Posted by 麥田出版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