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在那裡,只等你回頭認取

──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

 

    她今天過三十歲生日,沒有鮮花和蛋糕,沒有KTV和派對,甚至沒有一個熟悉的人,只有她自己,在遠離家鄉的異國。她已經到達歐洲三個月了,肌膚變成褐色,腿腳和手臂也更健壯了。今天的登山行程,雖然走了三個多小時,卻還不太疲憊。她在山腰的小教堂裡,聆聽了孩子的唱詩,歌聲如天籟,她對自己說:「生日快樂!」

    一個小女孩,在她背起背包離開時,送了一朵大紅花給她,她便將花插在鬢旁,想像著自己是大溪地女孩。然後,她推開山中圖書館的木門,走了進去。想不到山中還能有這樣的地方,木桌木椅,窗明几淨,書架上的書不多,卻有無線網路可以使用。她才開啟電腦,便見到新郵件的訊號,仍然是他:「今天的妳,到了哪裡?有什麼樣的遭遇與心情?我仍在揣摩著妳的一切,旅行中的樣子,靴子上的泥土,或是頭髮上的一朵花……」她的心篤篤地跳了一下,他到底是瞭解她的,知道她喜歡把花戴在頭上,從小的時候就是這樣。

    她和他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,小學時因為仳鄰而居,他擔任著帶她上學,陪她回家的責任。她有時候經過溝渠,蹲下來看水裡的大肚魚或是小青蛙,他也不催她;她經過一片花籬笆總會摘下一朵紅花,在手中把玩,然後插在鬢邊,他也不笑她。「我們是青梅竹馬,卻不是一對戀人喔。」她是這麼詮釋他們之間的關係的,他便也笑笑地附和:「真的不是。」漸漸長大,他交了女朋友,她也認識了不同的男孩子,每次都以為能在情感中安頓下來,卻好像一張拼圖丟失了關鍵的一片,成不了完整。

    有一次她失戀了,邀他出來買醉,先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然後,眼睛腫腫地,負氣對他說:「我覺得都是因為小時候,我們去上學不是會經過一間土地廟嗎?我們從沒有拜拜過,肯定是惹得土地公生氣了,你看你啊,我啊,都修不成正果。」她顛顛倒倒的說著,然後就吐了。

他送她回家時,她已經昏昏欲睡了,彷彿聽見他說:「我從小就拜土地公啊,求祂保祐妳平安,求祂保祐我可以常常陪在妳身邊。」他們同病相憐,常常約著去爬山、看電影,他有時若有所思的看著她,有時欲言又止:「妳有沒有想過,也許……」她盯著他看,他廢然而止。「也許什麼?」她問他,既想打破砂鍋,又怕砂鍋破了,那樣忐忑不安。

    她的公司關閉,她決定出國去流浪一段日子,身邊的人都勸阻她,包括父母親和姐姐,以及一些姐妹淘。都說一個女孩子這樣孤孤單單去旅行,讓人不放心。倒是他全力支持她,為她張羅許多網路資料,還幫她買了一雙走路的靴子。「妳是個可以走長路的人,穿上這雙靴子,刮風下雨都不怕。」「我走得太遠,不想回來了呢?」她幽幽地問。「妳會回來的。」他說:「靴子會把妳帶回來,我已經交代它們了。」她噗嗤一聲笑出來。

    「原來我一直在等妳,等妳發現我在等妳。」他的新郵件這麼寫著:「穿著靴子戴著花的女孩,生日快樂!」她的淚忽然湧上來,迷濛了視線。

    認識一個人,已經超過三分之二的歲月,竟然沒發現,那件最重要的事?和他在一起,是最自由最安心的時刻。「眾裡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」,也許必須要拉開距離,才能看得清楚些。   

    她用手提電腦拍下戴著花的此刻,露齒開朗的笑著,回信給他,附上這張照片:「收到你的生日祝福了,我仍是愛戴花的女孩,因為有你的等待,我將回來。」她抬起頭,望向窗外,黃昏時分,山下城鎮裡的燈火一盞盞燃亮了。

 

【詩人是情人】

青玉案 元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南宋 辛棄疾

 

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、星如雨。
寶馬雕車香滿路。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。
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。眾裏尋他千百度。
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。

 

陣陣溫暖東風,在深夜裡悄然無聲的,吹開了千棵樹上的鮮花,也將空中的繁星吹落,成為晶瑩的流星雨。華麗的香車寶馬,各式各樣的醉人香氣,彌漫著整條大街。悅耳的簫聲動人心弦,圓滿明亮的月兒無聲轉動,提在人們手上的魚燈、龍燈翻騰舞動著。美人妝飾得光輝亮麗,頭上戴著華美寶貴的飾物,說說笑笑地輕盈走過,只留下似有若無的香氣縷縷。想要追尋美人的蹤影,在人群中來來回回,總找不著。不經意間一回頭,卻看見了,她亭亭地站立在燈火稀寥之處。

辛棄疾(西元1140~1207),南宋詞人。原字坦夫,改字幼安,別號稼軒居士,與蘇軾齊名,並稱蘇辛。他是山東人,出生時北宋已經亡國,南遷偏安,二十一歲那年他參加了抗金義軍,從北方歸南宋。一生堅決主張抗擊金兵,收復失地。光復故國的雄心壯志得不到施展,滿腔悲憤,發而為詞,由此造就了南宋詞壇一代大家。

同樣是豪放詞風的作家,辛棄疾卻不像蘇東坡有著傳誦不絕的浪漫故事,或是令人懷想的紅粉知己。在他的名作〈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〉中:「倩何人喚取,紅巾翠袖,搵英雄淚」,重點其實是「英雄氣概」,至於紅巾翠袖的美人,只是為賦新詞的點綴罷了。就連這闋看似追尋夢中人的〈青玉案〉,也是藉著元宵的奢華綺靡,暗諷南宋君臣不知力圖振作,只知貪享逸樂,唯有那佇立在夜色清冷處的人(或是自己),眾人皆醉我獨醒,傲然出塵卻也孤單寂寞。

辛棄疾的情感,投注於志同道合的同性友人身上,倒是炙烈動人的。流傳最廣的是「百折不回,饒有銅肝鐵膽」陳亮(西元1143~1194),他與辛棄疾雖非朝夕相處,卻都是主戰派人物,兩人惺惺相惜。據說有一回,陳亮聽聞辛棄疾染病,便策馬疾馳探望,將到辛棄疾隱居的上饒,需渡過一道溪流,他的馬幾次沒能躍過,並生出畏怯退縮之態,陳亮情急之下竟斬斷馬頭,徒步奔赴辛棄疾的病榻之前。辛棄疾見到好友,精神大好,與他共飲共吟,高歌舞劍,盤桓十日,不忍分離。陳亮離去之後,辛棄疾懸想不已,竟然策馬急追,可惜為風雪所阻,只得寫下「我最憐君中宵舞,道男兒、到死心如鐵。看試手,補天裂」這樣的詞句。

    文武雙全,挑燈看劍的爽颯男子,把他一生的愛情都獻給了國仇家恨,面對這「到死心如鐵」的英雄,再多的紅巾翠袖,再濃郁的暗香,也是徒勞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曼讀古典

modernclas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禁止留言
  • joy0626
  • 很美很美的故事。